rene

因漫威入的乐乎

说谎之人 28-33(完)

烟桥:

说谎之人


终于赶上了圣诞节,圣诞快乐!

28

索尔与莫得古德讨价还价才留下的这只眼睛,在看到洛基的一瞬间,就没有睁开过。

他一秒都无法看着这样的洛基。

他还记得曾经的洛基是怎样的灵动——他的绿眼睛幽然而明亮,他的脸颊白却通透,轮廓分明;他的嘴唇每次张开总是说一些不让人开心的话,惹人生气,可他一笑起来,眼中的笑意又如银溪般澄澈,像是个作恶的精灵让人无可奈何。


但现在,他像是一个布满裂痕的被遗忘在了灰里的瓷器——他的眼睛毫无光彩像是干涸的井,满身伤痕与沉痂;他的肤色是冷寂且灰暗的,仿佛他血管中流动的不是血液,而是冰霜;他看向他的时候,就像是他生来不会笑也不会哭。 



索尔站在原地,他强迫自己呼吸,试了好几次,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洛基——”

他的手握在一侧不住的颤抖,半晌,才把他要说的话说出口。

他说:“洛基,你已经死了。”

——那个一直在折磨他的答案,最后还得由他亲自宣之于口,犹如同时处决他们两人的最终判词。

他闭着眼睛,站在原地,等了很久才又听见声音。

他听见洛基拖着沉重的枷锁镣铐一步步朝他走过来,整个大殿都回荡着锁链摩擦地面的声响,他走的很慢,每一步都像是踩在索尔心尖上,他听着洛基在他面前站住,然后一点阴影掠过了他的眼睛。

洛基几乎看不到索尔,他只能看到一个金色的虚影,他摸索着朝那个影子走过去,小心翼翼的去触摸,然后他的手就从索尔的脸颊上划过到了另一端。

隔着生死,他碰不到他。

他在索尔面前站了很久,索尔竟能从这声音中听出些许笑意。

“原来我死了。”他轻声说。

然后他问他:“哥哥,那你被我骗到了吗?”

“差点——”索尔睁开眼,竭力压下颤抖的声音和将落未落的泪。

“差点——差一点就被你骗到了。”

他看见洛基笑了。

他一笑,仿佛就找回了他灵魂里的还剩着的那点桀骜,但这笑容转瞬即逝,还未等索尔看清,它就从他脸上溜走了。

他又踉跄着回到最初的位置靠着岩石坐下,他走的不稳,仿佛下一秒就要被压垮,好几次索尔都忍不住伸出了手想去扶他,可他做不到,他只能看着。

“那你为什么还要来找我呢。”洛基靠着王座一角坐下,他仰头靠着闭上眼睛,“你不应该来这里,哥哥。”

“不,”索尔回道,“什么都不能阻止我来找你。”

洛基摇头,“太迟了。”

“洛基——”索尔想开口,却被洛基打断了。

“太迟了。”他笑着摇头,呓语似的重复,“太迟了,哥哥,来不及了,你来的太晚了。”

“可我还是来了,不是吗?”索尔看着他,“我还是找到你了。”

洛基还是摇头,“可我已经死了。”

他看向索尔,问:“你为什么不早点来?”

“在我掉下彩虹桥的时候,在我第一次被关在这的时候,那个时候,你为什么不找我?”

“哥哥,为什么你不在我活着的时候找我?”

“你来的太晚了。”

他故作释然的笑着看索尔,折磨他也折磨自己。

——“你来晚了,我们不会有好结局了。”

“你掉下彩虹桥遇到了什么?”索尔问。

洛基不说话,他的眼睛茫然的看着墙壁,只摇头。索尔看着他,他的目光慢慢从洛基身上一寸寸巡视过,他看见他身上那些被毒蛇撕咬过的齿痕,忽然了然。

——“我们一起长大,一起玩耍,一起战斗,这些你都不记得了吗?”

——“我只记得阴影。”

29

洛基靠坐在他的王座下的台阶上,他坐在那,一动不动,锁住他的那些镣铐枷锁自下而上的困住他,让他不能走到更高处的地方去。

这是个很空旷的大殿,可几乎除了这王座外什么都没有,他和索尔都不说话的时候,这个地方就静的出奇,静到能看到眼前浮尘的细微游动。

他们不知道安静了多久,洛基开口:“你该走了。”

“我不会走的。”索尔走到王座的另一侧,也坐下来,他与洛基隔着一块石头背靠背,仿佛儿时午睡时他们一起背靠背坐在一棵树下那样。

“没有意义的,等死亡回来,你还是要走。”

“那就等她回来。”

洛基忽然笑了,他笑起来很吃力,他的笑牵动锁骨处的链条,连胸腔里都传出嘶鸣声,他笑着说道:“我记得我曾经给你讲过一个爱情故事,罗密欧与朱丽叶。”

“你看我们现在和他们多像,起先隔着身世,后来隔着谎言,现在,隔着生死。”

“他们有一个坏结局,我们也一样。”

“但不一样的一点是,他们是相爱的。”

他闭上眼睛,继续道,“有那么多次机会,你可以给我们选一个更好的结局,你可以在我刚刚去找你的时候就让我走,可以在那天的楼顶上给我个拥抱让我消失,在那些时候,我都不会恨你。”

“可你都没有,你非要让我无数次无数次的求而不得,你非要让我恨你,让我折磨你,然后让我自食其果。”

“哥哥,你总是这样。”

“如果我当初那样做了,那就会是我们的好结局吗?”索尔问。

“那至少会是我一个人的快乐结局。”洛基说。

“那样我就不会让你在我爱你和我活着二者间选择,你大可以毫无顾忌的觉得我活着,或者为我死了而悲痛,而那样我就算被囚禁在这里,想起你的时候,也会是快乐的。”

索尔摇头,“不,洛基,你不能这么对我。”

“为什么?”

“因为我爱你。”

他们忽然沉默,归于片刻的寂静。

“哈哈——你爱我,”洛基失笑,然后他问索尔:“所以你要给我一个吻了吗?”

索尔看着大殿的天花板,冰层顺着地面爬了上去,在上面结着无数朝下的冰棱,他想了很久,然后问洛基:

“我在找你的这些年里时常都会想,如果那天,在我被打断的继承大典的那一天,在那时候的神殿背后,我吻了你,会怎么样?”

“我们会是什么结局呢,洛基。”

“那或许我们会有一个happy ending,像童话故事里的那样,王子亲吻公主,从此他们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他说。

“那现在呢?”

“不会有了。”

“或许我可以留下来陪你,在地狱陪你。”索尔说,“如果死亡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重新留在你身边,那我就心满意足。”

“可我不会满足。”

他转头看向索尔,索尔重新对上这双眼睛时,终于再次从这双没有焦点的眼睛里找出了一点似曾相识的疯狂,仿佛一点微弱火种,忽然在枯井里燃起。

“那你怎样才会满足?”他轻声问。

洛基边笑边扯着困住他的锁链——“哥哥,我天生不会满足,而你从不了解。”

自我出生起,我眼里骄阳是你,心中明月是你;你是我伸手够也够不到的云层,也是在我脚下缠绕拉扯的荆棘;是长我心底日益茂盛的尖刺,也是悬我头顶久而不落的镰刀。你既能是前方指引我光明的桂枝,又能是我身后拉我入深渊的藤条。

自始至终,你才是系在我心上的枷锁,困住我灵魂的镣铐,我从未拥有过自由,也从不想要自由。我既贪生怕死又视死如归——我满怀热切要活着是为你,万念俱灰想去死也为你,可你呢?

你对我一无所知。

你是我的欲望,我的嫉妒,我的野心。是我追逐的金色背影,是我捞不到的水中月亮,是我碰不到的爱——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

我一生就是要想尽办法用我的诡计去占有,偷取,争抢,掠夺你——得到的再多我都不会放弃索求。

洛基忽然大笑,他的笑让他疼的抽气,他拽着锁骨上的枷锁大口呼吸着,扶着一侧的墙壁,一字一顿的对索尔说:

“我永远都不会满足。”

——因为你是我一场永恒的战争。

30

永夜之地几乎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因为这里没有光,没有白昼,自从洛基看不见后他的眼前就常常是一片黑暗,而索尔的出现又让他看到了光亮,他金色的身影几乎耀目的让他睁不开眼。

不知等了多久,他听见天花板上冰棱融化滴落地面的水声,然后他听见索尔问他:“你做过什么梦?”

“这不重要了。”他说,“你该走了。”

“你不告诉我我不会走。”

索尔试着从大殿的窗外看到点别的什么东西,但除了雾,这里空无一物,他看不到任何能给予他希望的东西,生与死的距离太远了,他无法带洛基离开,也不能为他留下,如果他久留这里,最终也只能是跟其他神明的死亡一样——永久消逝了。

“那在你走前我们来实现一个预言吧。”洛基说,“本来我都接受了它不会实现的事实了。”

索尔的心骤然一跳,连呼吸都顿了几秒,仿佛溺水之人忽然看到漂流而来的浮木,陷于深渊之人看到了悬崖上的一截断枝。

“你梦见了什么?”他几乎颤不成声。

“我梦见——”洛基闭上眼睛,“我梦见了你的继承大典。”

“我梦见那天我从神殿背后的帷幔中走向你,我们站在金红相间的焰火下,你吻了我。”

他笑起来,即便他还记得的与索尔的记忆大部分早已这这一千年里被啃食殆尽,但他回忆起这个梦,看上去却依然能满怀甜蜜。

“哥哥,我梦见你吻了我。”

索尔闭上眼,他的呼吸一瞬间变得急促,因为他的心弦深处骤然被拨出了一截强烈的颤音,他得用尽全力才能压下这震颤,然后他想了一会,像是个在汪洋大海里绝望抓住一小截树枝的人一样不知该哭还是该笑。

过了一会儿后他说,“洛基,许个愿吧。”

“什么?”洛基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然后他低头轻笑,“哥哥,我早就过了还相信彩虹小马和巧克力喷泉的年龄了。”

“我早就没有愿望了。”

他说,“你准备好给我一个吻了吗?”

“洛基——”

索尔无数次的把手握拳又松开,无数次的深呼吸压下内心的砰动,他强迫自己把这句话说出口——“我不会吻你。”

——“我绝不会吻你。”

洛基愣住了,他不可置信的转过身去看索尔,他看不见索尔的表情,他的心被一种难以名状的情感攥住了,他压抑又绝望,终于耗尽他最后的热血变成唯一的一滴眼泪流下来,然后他站起来,声嘶力竭的问索尔:

“那你到底为什么要来找我!”

他从地上爬起来,站也站不稳,踉踉跄跄跌跌撞撞的想要朝索尔走过去,他的锁链牵住了他,他就不顾一切的把它扯开,他像是只困兽,不顾一切的想往笼子外走,根本不在乎自己是不是会头破血流,他向来擅长自毁,尤其在得不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的时候,可他现在没有可毁的东西,就只能这样挣扎着折磨自己。

“哥哥,你为什么总能这么残忍?你为什么总能让我恨你?”他问。

“是啊,我们总是能找到折磨彼此的最佳方式,弟弟,我终于发现我们总是有这种默契。”

“所以你现在怎么想?因为我,你无缘王位;因为我,你从来得不到你想要的;因为我,你连死后都没有自由。”

“所以洛基,你有什么愿望吗?你可以许愿任何你想要的,比如你可以许愿你成为国王,许愿获得自由,许愿——”

“许愿没有遇见我。”

索尔看着洛基,“许个愿吧,它会实现的。”

洛基笑着摇头,“那都不是我的愿望,哥哥,我不想要王位,不想要自由,我只想要你。”

“那就许愿让我留下来。”

他还是摇头,“这也不是我想要的。”

“那你想要什么?”索尔问,他等着一个答案等得快要落泪,可洛基就是不告诉他。

“洛基——洛基——”他一遍又一遍的喊他的名字,“求求你了,不管是什么,许个愿吧,你一定有愿望的是吗?可能你忘记了,但你一定有的。”

索尔等了很久,在极寒的雾气中他几乎能感觉到自己的血是如何一点一点渐渐冷却的,他的心跳渐慢,知觉慢慢麻木,然后他终于听到了。

——“我要重来一遍。”

洛基说:“我想重来一遍,我要把这一切重来一遍。”

“这就是我的愿望。”

“你还记得你是谁吗?”索尔忽然问。

洛基自嘲的笑道,“我是洛基,一个被谎言欺骗的,说谎之人。”

“不,你是我弟弟,是诡计与谎言之神。”

然后他忽然感到他的手被温暖包裹,是的温暖,他有一千多年都没有体会到这种感觉了。他低下头努力去辨认,他的视线缓缓从模糊到清晰,像是迷雾被慢慢吹散,他看到那是索尔的手,他对他说:

——“我抓住你了。”

这一瞬间他垂冷的血液开始从他的手臂开始回温,他抬起头,他终于看到索尔了,可是——

他的索尔并不是如他想象和印象中的那样,他不是金色的。

他那一头自己亲眼看着一点点留长的金发再次被剪去了,他完美的如同雕像一样的胸膛上满是刀痕,他的心上被戳了个洞,鲜血不断的从他心口汩汩流下。他满身血迹,正用他无数次幻想过的,爱恋的眼睛看着他。

可是——可是——

洛基颤抖的伸出手去摸那只眼睛,他还记得他哥哥的蓝眼睛,胜过苍穹胜过大海的蔚蓝色眼睛,现在却灰暗又浑浊。

他哭出声,现在他有足够的眼泪可流了,他带着哭腔几乎是喊着一样的问他:“哥哥,你的眼睛怎么了?”

索尔没有回答他,他拉着洛基的手放在自己的额头,让他看自己的记忆——

他看到了世界树,看到了他的妈妈。

他妈妈站在世界树的枝桠下,月色倾洒在她的金发上,她抬头看着这棵树,然后索尔——少年的索尔走到她的身后,他拿着装着梦的瓶子问她:

“妈妈,我做了个梦,我梦见我成为了阿斯加德的国王。”

他妈妈温柔的接过索尔手上的梦,把它挂在了树上。

“总有一天,你的梦会实现的。”她说。

“那如果没有呢?”他问。

“索尔,我们是神。”她说,“神的梦都会实现的,这是命运女神早就为神所定下的命运。”

“可是——万一,万一有神被梦欺骗了呢?”

“那几乎不会发生,但是——如果终其一生,神的梦都没有实现,那他的愿望就会成为预言。”弗丽嘉亲吻索尔的额头,笑着说,“神的梦和愿望,总有一个会成真,这就是神的特权。”

洛基猛然抽离了自己的手,他像是刚刚得救的溺水之人大口呼吸着,他看着自己的手,他身上的伤口一寸寸愈合,然后他的目光越过索尔看向大殿,那些深黑的墙面正在如灰尘般的纷纷散落,天花板上的冰棱碎开,大雪一样慢慢悠悠的飘下来,然后他看着索尔,索尔把他揽入怀里,他流着泪吻上索尔的眼睛,整个世界就在这一瞬陡然下沉,如同堕入了倒映着星屑的浩瀚汪洋。 


“我们重来一遍……一起……重来一遍。”



31

洛基在时光里坠落。

宇宙如同一个绮丽炫目的万花镜,他从这些镜中碎片里看到那些他曾经不曾看到的记忆。

他看到索尔自生者的世界来到亡者的国度,他用血,用发,用骨,用眼睛来交换见他一面的机会。

他看到索尔与命运女神对峙。

他看到索尔卧倒在空旷雪山上流着泪喊他的名字。

他看到索尔醉倒在萨卡的酒桌上。

他看到索尔吻他的墓碑。

这些记忆如同夜云,漂浮在他的星空。

然后他坠入另一个镜中,在如同星辰王国的世界里,他看到他妈妈的葬礼。

他试着伸出手,可万物都在他手中流逝,时光在飞奔,不回顾也不停驻,更无从挽留,它们在宇宙中构成一幅伟丽又壮阔的行列,然后转瞬便消失在宇宙深处。

——最后他带着爱人的记忆在如镜般的湖泊边醒来。

他听见有水声,然后睁开眼,他看见大片大片的明艳花丛,在微风中轻轻荡漾着,他身后是一片湖泊——这是他儿时经常来午睡的地方。

他站起身,还没走一步,就听见有人朝他跑来。

“洛基——”那人喊他。

他转过身,一只金蝴蝶迎着风晃晃悠悠的朝他飞过来,它在他鼻尖前扑扇着翅膀,左摇右晃的飞着,洛基看了很久,然后小心翼翼的伸出手——

金蝴蝶落于他的指尖。

他抬起头看见了索尔,他笑着站在他面前,湖面倒映着的他们两人,都还是少年模样。

——为了你的爱我将与时光争持,他摧折你,我要把你重新接枝。

32

神殿下满是欢呼和等待的人群,他们在等他们的王子出现。

索尔将手中的杯盏扔进火焰中,他走下台阶,然后看着他的弟弟从金红相间的帷幔与焰火中朝他走来,他眼中噙着他最熟悉的银溪般的笑意,站在他身边。

“你不说点什么吗?”索尔问。

“当然,”洛基道,“我有很多话想说,但我想你应该不需要听我再说一遍。”

索尔笑着摇头,“但你知道我想听哪一句。”

洛基转过头与索尔对视,他满眼藏不住的欣喜与爱慕,然后他眨着眼开口:“给我一个——”

他的话到嘴边,却跟着眼睛一起转了个弯。

“给我个拥抱吧。”

“别闹。”索尔无奈笑着,他揽过洛基,看着他的眼睛。

“你在看什么?”

“看我执着且不朽的爱。”

然后他低下头,在帷幔与火光间——

王子亲吻王子。

33

我爱你,索尔。

这并不是谎言。




END


“为了你的爱我将与时光争持……”出自莎士比亚
“我要重做一遍”化用自锤基动画《血兄弟》剧本里的洛基台词


感谢之前所有评论,每一条我都有认真看,爱你们。


这篇为了赶圣诞节发的有点急我还没来得及捉虫,可能有些地方我后面还需要改一下,希望暂时不要介意


之前一直有姑娘私信问我这篇的结局走向,其实这篇文我在构思的时候文名就叫《happy ending》来着,最后觉得太剧透了就没用哈哈,希望大家看的开心

评论

热度(2276)